未婚的 30 岁以上女性有什幺问题?稻草人谬误与失言新闻

未婚的 30 岁以上女性有什幺问题?稻草人谬误与失言新闻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柯文哲说,如果 30 岁以上女生有百分之三十没结婚,国家会不稳定,结果被骂翻了。例如林静仪〈国家不安定,原来是没结婚女性要承担〉主张:

『昨天柯文哲市长说「如果一个国家 30% 女性没有结婚,这个国家不会安定」,想不到国家不安定、酒驾的问题,都是没有结婚女性要承担的;2010 年当时的卫生署署长杨志良先生也说,单身者容易罹患精神疾患;这个国家对于单身女性的汙名化,每隔一阵子就要来一下,却不面对传统文化对于女性进入婚姻之后的剥削、企业环境对于女性兼顾职涯与家庭和生育计划的不友善、以及低薪过劳之下男性也困难进入理想的婚育计画,这些问题,才是国家的不安定。』

李茂生也反讽:

『我发觉在我身边,十位女性就有三位没有结婚。我确信这是违背天性的事情,不结婚的女人一多,就代表了幸福婚姻的减少,而没有幸福的婚姻作为支撑,那幺国家就会混乱,下一代就会乱来。』

焦元溥则指出:

『照这个发言,一位造成国家危机的人,今天刚刚宣布参选总统。另一位导致国家不安定的人,几周前被选为台湾满意度最高的市长。有蔡英文和陈菊这样的女人,台湾恐怕该直接宣布亡国才是。』

我看了一些批评意见,争论的癥结在于不婚造成的问题要怪谁、谁应该负起改变的责任。以林静仪的说法为代表,她认为:

在网路上各种和林静仪意见相仿的讨论串里,我有许多柯文哲的支持者回应这类说法。他们基本上同意(2)和(3),但不同意(1),换句话说,这些人大多同意对方对女性处境和社会环境的判断,但不同意对方对柯文哲话语的败犬解读。

我也不知道其实。

「如果一个国家 30% 女性没有结婚,这个国家不会安定,这是国家危机」并没有明白指出说话者认为这个国家危机是谁的问题,就像是你也很难判断「如果一个国家 30% 成年人失业,这个国家不会安定,这是国家危机」这句话接下来接的是哪一个:

或许跟柯文哲接触过,或者观察过柯文哲发言脉络的人会说:

『如果你无法判断柯文哲是在责备女性还是责备社会制度,这是因为你一点也不了解柯文哲。如果你有注意到他对劳工权益的关注,以及他在性别议题上的长进,就会知道那句话出自现在的他的嘴巴,意思绝对不会是在责备单身女性,「败犬解读」是错的。』

然而,这或许无法帮柯文哲缓太多颊,因为对方也可以回应:

『如果他没有责备单身女性的意思,当初干嘛不讲清楚就好?柯文哲是我的市长,又不是我的硕士论文题目。如果要听懂市长讲话,得先耙梳他的历史言论和思想演变,这个民主实践也太没效率了吧?』

在哲学上,有一种争论时可能会犯的错误,叫做「稻草人谬误」。如果你写了一篇文章批评别人,但后来发现你根本搞错别人的论点,以致于文章里的攻击通通都落空,你就犯了稻草人谬误:你的攻击打到的不是你的对手,而是某个稻草人。

吕学樟:同性婚姻通过之后会有人兽交,很可怕!
网友:不管是同性婚姻还是多元成家法案都根本没提到人兽交好吗拜託咧稻草人都被你打烂惹!

在理想上,「稻草人谬误」这个词对讨论来说的正面作用,是让批评者了解他的批评标的跟对方心里想的东西并不相同。接下来,善意的两造就可以先搁置之前的争论,开始釐清被批评的人到底讲的是什幺意思。

然而,在日常生活中,尤其是这个词开始在网路讨论中流行起来之后,它造成的问题可能比因为它的存在而顺利解决的争论还要多。「稻草人谬误」隐含了:

我们有时候会看到,当说话者遭遇(1),就急着指责批评他的人犯了稻草人谬误,然而,在他们的状况里(2)是否成立,常常有待釐清。因为别人误解你的话,不见得是别人笨,或者别人恶意,也有可能是你说明得不够清楚。我自己也看过有人讲话不清楚到误导的地步,根本就是先乔装成稻草人,然后等到对手打起稻草人,再金蝉脱壳。

很难说。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不能期望对于研究生来说够清楚的说明,对于高中生来说也一样清楚。换句话说,怎样的说明才足够清晰,很大程度倚赖对话成员的组成。而在成员纷杂的讨论(例如网路上的讨论)中,我们往往也很难讨论「当有人听不懂,到底是谁的问题」这类问题。

所幸,考虑到讨论上那些需要解决的实务问题,我们常常不用知道「当有人听不懂,到底是谁的问题」,也能继续开展讨论。

例如说,在网路讨论里,如果你觉得批评者误解了你的说法,你可以选择补充说明。如果你不愿意花时间补充说明,至少也可以表明那不是你的意思。至于到底是谁必须为这场误会负责,其实并不重要,多烙一句「你犯了稻草人谬误」,也没有什幺帮助。在这里,需要解决的实务问题是釐清说话者的原意,不是纠举听不听得懂的责任。

回到柯文哲的例子。不同的人对于柯文哲的话,显然有不同解读:

败犬解读:柯文哲认为 30 岁以上的未婚女性应该为那些问题负责。
支持者的解读:柯文哲只是指出问题所在,并没有指责女性不婚。

即使柯文哲的支持者对他的解读是正确的,这就代表那些「败犬解读者」打了稻草人吗?

唔,如果那些人是在跟柯文哲打辩论比赛,或许可以算是。然而,如果把这场「辩论」视为社会沟通,情况可能複杂得多。

在我的观察里,是真的有一些人认为,柯文哲的意思如同「败犬解读」,并且也同意在这种解读之下的柯文哲的主张:女性 30 岁不婚,实在是又怪对社会又不好。在这种情况下,当社会成员批评败犬解读,在效果上,其实是把柯文哲当作引子,来跟那些认为应该把责任丢到不婚女性身上的人对话。

当然,你可以说这样对柯文哲不公平。不过,身为公众人物,他得知道自己的公共发言必须讲得够清楚才不会被误解,因此本来就有比较高的发言清晰度门槛。而且,如果一个公众人物的发言那幺多人误解,比较有效的应对方案应该是他自己出来澄清,除非……

另一个我不认为应该用「打稻草人」来批评「败犬解读者」的理由是,在公共讨论中,有一些稻草人是媒体基于噱头故意竖立的,而这类稻草人,在实务上,常常只能藉由批评它来处理。

以这次来说,我相信大家都跟我一样是从新闻来理解柯文哲的发言,而我几乎可以从那些新闻字里行间读到编辑「嘿嘿嘿又抓到一次柯文哲失言」的开口笑。当然,或许柯文哲的意思真的如同字面那样,但不管如何,媒体并没有追问,甚至刻意不进行有效的追问。

我认为,除非媒体很认真觉得失言表徵了说话者隐藏在心里的真正意念,否则根本就不该有这类失言新闻。失言新闻代表媒体明明知道说话的人没把话讲好,却不追问确认对方真正的意思,还反过来利用这个噱头来做新闻。讨论是为了促进理解,而失言新闻的效果与此相反。

在这种情况下,名人因为失言新闻而遭到批评,不但是正常的状况,也是讨论中修正资讯的机制。毕竟,虽然有一些看起来很夸张的名人发言新闻是出自失言,但也有一些不是。所以只好直接让那些发言进入批评场域,等当事人受不了之后跳下来回应或澄清。当然,如果媒体不贪图失言噱头而怠忽职守,我们可以减免许多这类多余程序。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eter Pearson

《今天学哲学了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