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续的新滨町故事:打狗文史再兴会社

未完待续的新滨町故事:打狗文史再兴会社

新滨老街廓在时空的交叉点上停留,曾经是高雄最现代化的商业区,现在是哈玛星最日本味的角落。新滨町不只是历史记忆,也是居民的生活日常、高雄人的共享文化空间、旅人到访的原因。

从哨船头转进鼓元街,观光客的喧嚣鼎沸逐渐远去,巷弄两旁开始出现各种船务公司名称,不同尺寸的大型锁链、船锚佔据显眼的三角窗位置,另一边是由战后双层水泥式建筑和日式木屋组成的街廓,时间在这个十字路口重複交叠,一部份停留了,一部份仍持续进行。

日治时期与二战后的时空在新滨町街角交错

哈玛星的地名总能引发旅人好奇心,与城市的工业形象格格不入,带着点奇幻色彩,日治时期滨海铁路线串连新滨码头和哨船头的鱼市场,日本人称为滨线(はません),读音 Hamasen,在地居民以台语发音成了「哈玛星」。哈玛星指的是高雄第一港口、高雄港站铁道和柴山所包围起来的区域,原本是海湾和鱼塭,日本人为了疏通航道阻塞的打狗港,从港内挖淤泥填筑海埔新生地,哈玛星就此诞生,这里曾是高雄进步的象徵,第一个新市街规划,第一间邮局和现代化市场,也是最先使用自来水、电力、电灯的区域。日治时期的哈玛星包含新滨町、凑町和寿町,其中第一个海埔新生地就是位于临海一路以东的新滨町,因为区域内有高雄港车站和新式渔港,迅速成为商业重心,旅馆、餐厅和商社行会聚集。幸运躲过大战轰炸,新滨町得以留下最纯味的日治时期样貌,因应台湾多雨的天气,发展出有亭仔脚的日式木屋,雨淋板历经数十载依旧健在,窗上拼凑组合的玻璃,诉说大战时期物资缺乏的过往,几栋参杂其间的朴实水泥楼房则是战后重建的痕迹,游走在新滨町的巷弄街道间,就像进入露天生活博物馆,每个角落都有一段故事。

会社内贩售的专属文创小物,蕴藏哈玛星历史情怀。

2012 年市政府因哈玛星新滨老街廓开闢案,一张公告投下拆除社区作为停车场的震撼弹,一群爱护高雄历史文化的人挺身而出,不希望属于高雄人的历史记忆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不断消失,透过网路凝聚关心文史保存的朋友,集结在地居民共识和学生团体的支持,终于迫使政府做出暂缓拆除的决议。为了让这股关注的力量持续,哈玛星长大的理事长郭宴缇发起成立打狗文史再兴会社,致力于保留在地的常民生活记忆与文化景观。

新滨街廓一角,双层楼日式木屋与洋式建筑一黑一白并列,日治时期都属于「佐佐木商店高雄支店」。木屋外观维持原貌,深咖啡色雨淋板下,浅色木窗拉门搭配深蓝暖帘,骑楼随意摆上几张旧椅,就是街坊邻居谈天说地的日常,打狗文史再兴会社的办公室安静低调,坐落在自力修复的老屋里。一楼除了办公空间,也展示许多搜集得来的在地生活文物,以及整修老屋时留下的物件,入口处自助式贩售区有许多独家创意商品,手绘哈玛星老地图、老照片明信片、绘製哈玛星代表性历史建筑的木杯垫等,收入所得则作为会社继续投入文化保存的资金。

文史再兴会社的主题导览,带领旅人深入哈玛星的港口巷弄。

老屋内新旧木樑紧紧相依,捡来的木窗组合成办公室墙面,整修的过程中不刻意仿旧,也不放进多余的新元素,让走进空间的人阅读不同年代的修缮痕迹,随着时间不断加叠的生活历程,才能让老屋有意义。这和会社对新滨町街廓的作法一致,不过度干预在地居民的选择及生活,只站在协助建立居民与公部门沟通管道的角色上,没有试图将新滨町打造成商业化的观光区,而努力在居民生活、文史保存与城市发展之间找到平衡与共存。

会社成立后着手于地方文史调查,不定期举办新滨老街手作市集,文史展览和讲座活动,并出版「哈玛星时空旅图」,绘製一百年前后哈玛星街道与建筑,让旅人可以按图索骥,探寻哈玛星百年容颜。此外,更开办假日木工班,邀请木工师傅传授榫接技术,透过课程一同修复老屋,让更多人参与了解,并且延续传统木工技艺。每个月定期举办不同主题的走读哈玛星文化导览,由专业的导览志工、会社成员或在地人领路,是短时间内深入认识哈玛星最好的方式。

昔日叱咤南台湾的佐佐木商店从内蒙古运来珍贵白砂建材,让会社隔壁的郭家经岁月洗礼后仍然细緻白皙,转个街角,打狗港都文化艺术仓库内进驻了马赛克工作室、手作工坊、画室和餐饮空间,继续前行,居民仍旧住在保存完整的日式木造民宅内,铁花窗下悠悠度日。新滨町看似已在时空的交叉点停下脚步,然而居民依旧等待着市政府对暂缓拆除的正式回应,或许,每一个到访、每一次关注,都能够成为一股助力,为新滨注写下个世代的故事。

会社内展示许多整修前后的照片

更多内容…请掌握《TRAVELER Luxe旅人誌》动态,欢迎加入FB粉丝团
官方网站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